新聞-中華看點

芬瑞"入約" 為何土耳其"開價"、俄羅斯隱忍?

2022-05-22 00:32:28觀察者網

►文觀察者網王慧

芬蘭在前,瑞典跟上,兩個北歐國家在俄烏戰事膠著之際申請加入北約。麵對這項“入群”申請,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隻要芬瑞申請,我們就快速響應。

不過,“入約”流程並非私聊“群主”那麼簡單,還需要30個成員國的全數支持。如今,土耳其成為了芬瑞“入約”路上最大的“攔路虎”,直接阻止了兩國加入北約談判的開啟。

要想土耳其開“綠燈”,土方開出了大概10項條件,要求兩國以及美國等北約成員國一一解決問題,包括公開譴責庫爾德工人黨及其附屬組織,承認其為“恐怖組織;解除對土耳其的武器禁運;將土耳其重新納入F-35先進飛機計劃等等。

土耳其之外,克羅地亞政壇近日也傳出反對聲音。該國總統米拉諾維奇“開價”,要求北約幫忙解決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克羅地亞人選舉權受歧視的問題。

除了北約內部的阻力,芬瑞“入約”還麵臨俄羅斯方麵的壓力和不確定性,俄外交部發言人紮哈羅娃將俄羅斯的反應稱為“驚喜”。盡管如此,一個月以來,俄方在外交上表態已出現明顯變化,從開始時的強硬,到如今的務實。俄羅斯總統普京和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對話中所表現出的冷靜、克製,甚至讓對方感到驚訝。普京沒有阻止,而是在劃線。

在土耳其攔路、克羅地亞加碼和俄羅斯警告之下,芬蘭和瑞典能否快速“入約”?一旦加入北約,芬瑞兩國安全就有保障了嗎?俄羅斯接下來將如何進行戰略突圍?這件事會不會加速俄烏戰爭提早結束?在俄烏衝突、北約第六次擴張的大背景下,中國又可以收獲哪些經驗?

針對上述問題,觀察者網采訪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

崔洪建認為,芬蘭、瑞典加入北約是俄烏衝突持續外溢的產物。如果俄烏衝突能盡快停火並轉向外交解決的話,芬蘭和瑞典的民意變化不會如此劇烈,兩國政府也不會做出加入北約這樣艱難的決定。

“俄烏衝突進行到現在,芬蘭和瑞典都認為,加入北約安全係數會更高。但是安全既有主觀判斷,還取決於各方互動的結果”崔洪建稱,接下來還要看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對抗態勢,是會繼續升級還是能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如果對抗態勢不減,北約和俄羅斯關係更加緊張的話,芬蘭和瑞典可能反而會更不安全。

他認為,俄羅斯目前的主要矛盾還是烏克蘭問題,如果波羅的海方向再出現情況,俄方將四麵受敵,因此一個理智的政府不會在這時讓局麵更加複雜化。

至於土耳其,崔洪建分析道:“它是想利用芬蘭和瑞典加入這件事,把對北約和美國的不滿都提出來,爭取在它開出的條件上談判,並獲得有利結果。一旦芬瑞進入正式的申請程序之後,土耳其會見好就收,也會知難而退。獨自阻擋芬瑞入約的壓力會很大,將遭到北約內部‘政治正確’的孤立。因此,在部分條件得到滿足後就不再阻攔符合土耳其的利益。這樣,它今後在北約內部仍會擁有較大的發言權,否則可能得不償失。”

芬蘭和瑞典正式向北約遞交“入約”申請信 圖源:北約

芬蘭和瑞典正式向北約遞交“入約”申請信圖源:北約

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左)和瑞典首相安德鬆

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左)和瑞典首相安德鬆

波羅的海局勢會否升級,要看芬瑞和北約談的怎麼樣

芬蘭和瑞典是受到國際承認的七個“永久中立國”中的兩個。兩國此前也曾多次遭北約拉攏,要求加入,卻始終沒有“入約”。

瑞典從1814年至今,已有208年沒有打過仗了。芬蘭在二戰後與蘇聯簽訂了《蘇芬友好合作互助條約》,中立也有70多年了。

崔洪建認為,“中立國”這個概念對於瑞典和芬蘭來說,不是非常準確。“兩國都加入了歐盟,而歐盟是一個政治經濟組織。它們兩國也承認,加入歐盟之後,至少它們的外交政策已經不能保持中立了,在很多方麵要服從歐盟的整體政策。”

“這次加入北約,確切地說,是芬蘭和瑞典放棄了它們傳統的軍事不結盟政策,”他分析稱,這個變化對於兩國是很大的。過去走的軍事不結盟這條路子,給它們帶來了長期的和平。即便是在冷戰時期美蘇陣營劍拔弩張的情況下,這兩個國家也仍然能在兩大陣營對抗的夾縫中,通過軍事不結盟政策維護了本國的安全和和平。對於現在這樣的巨大轉變,它們還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國內的一些爭論也會持續。

芬蘭和瑞典兩個國家加入北約之後,主要從兩個方向對歐洲的地緣政治和安全造成影響,一個是波羅的海方向,一個是北極方向。

從地理位置上來看,芬蘭緊挨俄羅斯,兩國國境線長達1300公裏。俄羅斯第二大城市聖彼得堡距離俄芬邊境僅約170公裏,幾乎沒有戰略縱深。此外,芬蘭與俄羅斯的科拉半島接壤,這一地區是俄羅斯北方艦隊的所在地,俄羅斯認為它是對俄羅斯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戰略堡壘”。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上一頁1/3下一頁

相關閱讀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