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中华看点

美军一个俘虏拍摄中国战俘营赚了100万 还轰动西方世界

2018-12-26 10:46:31

12月25日,西方的圣诞节。但60多年前,美国人却在遥远的东方度过了几个不那么顺心的圣诞节。

1950年,朝鲜战争进行中,美国五星上将、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立下了一个有关圣诞节的著名“狂言”——我们两周就能结束战争,回家过圣诞节!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美军家没回成,在朝鲜的漫天炮火中连续度过了三个“不痛快”的圣诞,直到1953年在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

不过,当年也有一群在朝鲜的美国人,可以免受炮火洗礼平安地过节,那就是被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的美军。

记录他们欢度圣诞一幕幕的,同样是个美国人,同样是个战俘,但身处战俘营的他却能行动自如,他拍摄的照片得到东西方两大阵营传媒的共同认可,并因此大发了一笔。

因为,他的身份,很特别。

此人是谁?他为什么能在战俘营赚得盆满钵满?他当年又记录了美军战俘们怎样的生活呢?

文|卓朝阳王正兴

编辑|黄俊峰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大记者“得瑟”被俘

战场被俘,人所不欲。然而60多年前的朝鲜战场上,有这么一个美国人,因为战俘的身份走了大运。他就是美联社战地摄影记者——弗兰克·诺尔。

来到朝鲜的时候,这位美国老哥已经年近五旬,二战中他因拍摄一个被鱼雷袭击后的幸存者的照片曾获得普利策奖。听说“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大举北进,就自告奋勇随军采访。美国大兵们看他有点年纪,送他一个外号——“老爸”。

这天,“老爸”开着美联社专门给他配的军用吉普车,身穿上尉军服,腰挂左轮手枪,胸前是一部徕卡相机,车头上架着机枪,助手座上是他那条爱犬,随着美国海军陆战一师先头营,向北开去。这场面,那叫一个风光!

“老爸”开着车,就跟到朝鲜旅游似的,欣赏着冬日的长津湖风光,可能心里正想:等到了鸭绿江边,就照张相发给美联社,标题就叫:全世界第一个到达鸭绿江边的记者,那再拿一个普利策奖不在话下!

“老爸”还在美呢,枪响了。

只见中国人从四面八方冲上来,美陆战一师先头营的队伍立马就乱了。“老爸”也赶紧跳下车逃跑,可是左冲右突,到处都被志愿军给挡回来。“老爸”看这回是逃不掉了,心一狠,把他的爱犬一推:你快跑吧!

爱犬跑了,“老爸”却当了志愿军的战俘。

图为美军被俘场面

图为美军被俘场面

不过“老爸”没有惊慌——我是记者我怕谁!

“老爸”被志愿军押到战俘营,看到了“联合国军”大集合,美国人、英国人、土耳其人等等,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登记。

排到“老爸”了,他神态自若地填完表,从怀里掏出记者证,往桌子上一扔:先生,我是记者,根据国际公约,你们该放我走了!

“老爸”没想到,桌子后面那位好像还不到20岁的中国娃娃军官不慌不忙,操着标准的英语对他说:不对,你是美军军官。

“老爸”急了:我不是军官,我是记者!我的职业就是拍拍球类比赛什么的。

娃娃军官说:你到战场上、在海军陆战队里拍球赛?没听说过。

“老爸”气急,一拍桌子:我要控告你们中国人劫持美国记者!

娃娃军官也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他:你穿着上尉军服,腰里别着手枪,开着军用吉普车,车上架着机枪,你不是军人谁是军人?

“老爸”一看这阵势,软了。

2柳暗花明,重操旧业

“老爸”无奈换上战俘服(跟志愿军穿的那种差不多),倒在战俘营的铺位上,肠子都悔青啦:麦克阿瑟和那啥战略咨询机构,都干什么吃的?都一口咬定中国人不会来,还说到鸭绿江边过圣诞节!得,这下还真来啦(战俘营就在鸭绿江边,朝鲜一侧),你说老子冤不冤呐!

图为志愿军战俘营中的“联合国军”战俘

图为志愿军战俘营中的“联合国军”战俘

从此,“老爸”就很消极,没精打采地在战俘营里混日子,常常靠在墙根下晒太阳,看着年轻的战俘打球什么的。要是不注意,还以为那是一个从农村参军的老炊事班长呢。

对于“老爸”来说,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的兴趣,就是“混吃等死”。

图为鸭绿江边的志愿军碧潼战俘营

图为鸭绿江边的志愿军碧潼战俘营

上一页1/7下一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