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華看點

競將紅纈染輕紗——談談紮染蠟染之美

2022-05-27 10:52:43光明日報

纈,謂以絲縛繒染之,解絲成文曰纈也。

——唐玄應《一切經音義》

纈,指有花紋的絲織品,也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印染方法。民間的紮染工藝古稱“絞纈”,蠟染工藝古稱“蠟纈”。“絞纈”“蠟纈”與“夾纈”(即印染)並稱“三纈”。這是濫觴於秦漢、盛行於唐宋,流行於民間的印染工藝。這種工藝不僅有日常生活的實用功能,更有藝術審美功能。

古人對“纈”不陌生,在古典詩詞中,帶“纈”的詩很多。如杜甫句“內蕊繁於纈,宮莎軟勝綿”,內蕊即皇宮庭苑中的花木,纈在當時以花紋繁複著稱,詩人用“繁於纈”來形容皇宮中花木的繁茂。

此外,還有白居易句“成都新夾纈,梁漢碎胭脂”,元稹句“鏡勻嬌麵粉,燈泛高籠纈”等。詩人都把“纈”作為一個美好的意象。唐代女詩人薛濤有一首直接詠纈的《海棠溪》:“春教風景駐仙霞,水麵魚身總帶花。人世不思靈卉異,競將紅纈染輕紗。”

蘇東坡對“纈”可以說是情有獨鍾。他形容整齊的田壟,用“纈紋”作比喻:“行觀農事起,畦壟如纈紋”;形容美麗的楓紅,用“纈”作比喻:“短日明楓纈,清霜暗菊球”;形容菊蕊之美,用“纈”作比喻:“萸盤照重九,纈蕊兩鮮明”;形容心愛的小詩,用“纈”作比喻:“朝來雲漢接天流,顧我小詩如點纈。”

有意思的是,有個詞叫“眼纈”,詞典上解釋為“醉眼”“看花了眼”“眼花”。“纈”是美麗的絲織品,“眼纈”即滿眼都是美麗的絲織品,目不暇接,於是看花了眼。

“眼纈”在古詩詞中出現的頻率很高,如李賀句“楊花撲帳春雲熱,龜甲屏風醉眼纈”;白玉蟾句“憑暖朱欄醉已酥,樓前眼纈望中疎”;蘇東坡句“浮空眼纈散雲霞,無數心花發桃李”;張憲句“神駒長鳴背凝血,郎君轉麵醉眼纈”;近代錢鍾書寫給楊絳的詩也有這麼兩句:“纈眼容光憶見初,薔薇新瓣浸醍醐。”可見,纈在詩人的眼裏有多美。

上一頁1/3下一頁

相關閱讀

熱點新聞